来果禅师:禅宗“教外别传”之义

摘要: 来源:《来果禅师语录》

10-11 19:37 首页 禅林网

来果禅师德相


解谤扶宗浅说之教谤宗三


谤云:八万四千法门,诸佛无量妙义,皆世尊亲口宣扬。独禅宗一法,自称教外别传,不知出何经典?大谬迄今,莫可言喻。又佛祖心法,传至二十四祖师子尊者,该尊者遭难惨亡,法随断灭,后之续法,未是真传。禅宗之源,流而复竭,何称教外别传乎?


解谤曰:禅宗教外别传一法,由凡夫顿同佛体,不落圣凡阶渐,超佛越祖,直透法身之大法。何以?


未悟以前,不与教乘合,全教即宗;大悟以后,不与宗乘合,全宗即教。不与教合者,正用心时,扫一切法,离一切心,绝语言,空文字,专办己事,何教之有?此名教外别传之宗。不与宗合者,发明以后,立一切法,发一切心,随机利世,何宗之有?此名宗外别传之教。要知教该名相,必绝相以安名,乃如来正教;宗本无心,必离心而立相,乃达摩正宗。


又宗外教外,互相别传,不容互谤者。宿植教因,闻教生欢;宿植宗因,闻宗生信。教因感发,必喜听教宏经;宗因感发,必喜修禅习定。前种之麻,今必得麻,无复得豆也。尚望有志之士,闻得宗之教外别传,也尽力赞扬,教内同传,亦尽力赞扬,方许免谤法之愆。否则不但毁后果,正是毁前因,因果俱谤,感报之恶,令人吐舌。


复明教外别传之事相有二:


一、灵山会上,百万人天大众敷坐听法之际,如来欲传心印,拈优钵罗花举示大众,大众默然,唯迦叶破颜微笑,彻悟拈花之旨。至是如来正示传心,迦叶同时见性,如千里一箭,正投锋尖;如远拾一函,正合斯盖。拈花微笑相同,传心悟心相印。此正未开口前事,故云教外别传也。


二、禅宗旨趣,先离文字。即一切经典,再离语言;即一切言教,远绝视听,即可参禅,亦名教外别传也。


解谤曰:二十四祖遭难法随断灭等语,据历代诸祖语录通载,尽云非也。


今将师子尊者前后三代略出,第二十三代鹤勒那尊者,月氏国人氏,得法摩拏罗尊者,后行化至中印度国,彼国王名无畏海,崇信佛法。舍次子名师子投鹤勒那出家,因问答顿悟,即入佛慧。


是时鹤勒那尊者忽以手指东北问云:“是何气象?师子曰:“我见气似白虹,贯乎天地,复有黑气五道,横亘其中。”鹤勒那曰:“其兆云何?师子曰:“莫可知矣。”鹤勒那曰:“吾灭后五十年,北天竺国当有难起,生在汝身,吾将灭矣,今以法眼付嘱于汝,善自护持。”乃说偈曰:“认得心性时,可说不思议,了了无可得,得时不说知。”师子比丘闻偈毕,复问鹤勒那:“我将遭何劫难?”鹤勒那即密示之,随入灭已。


即后汉献帝二十年已丑岁也,师子尊者,中印度人,得法游方,至罽宾国。化度讫,欲求法嗣。遇长者引其子,问尊者曰:“此子名斯多,生下左手,捏拳未舒者已十余年,请尊者示其宿因。”尊者睹之,即以手接曰:“可还我珠。”


童子即开手奉珠,众皆骇异。尊者曰:“吾前世为一僧人,有童子名婆舍,为我侍者。一日我赴西海应供,受斋襯之珠,交付童子。持之未久,死未交吾。今时还我,理固然也。”长者遂舍其子斯多出家,尊者即与受具,以前生名婆舍,今生名斯多,仍名婆舍斯多。师子尊者向斯多曰:“我师密有悬记,罹难非久。如来正法眼藏,今转付汝,汝应保护,普润来际。偈曰:正说知见时,知见俱是心,当心即知见,知见即于今。”尊者说偈已,以僧伽黎衣密付斯多,随机演化。


斯多受教,直抵南天竺,当中国魏齐王芳元始八年丁卯岁也。师子尊者以难不可免,留罽宾国。时有本国外道二人,一名摩目多,一名多都落遮,学诸幻术,欲共谋乱,即盗穿出家衣服,潜入王宫。欣然曰:“如事不成,即罪归佛子。”二人计谋已作,事即败露。


王果怒曰:“吾素归心三宝,僧人何乃构害,一至于斯。”即命破毁伽蓝,祛除僧众。复自秉剑,至师子尊者所,问曰:“师得蕴空否?”尊者曰:“已得蕴空。”王曰:“离生死否。”尊者曰:“已离生死。”王曰:“既离生死,可施我头。”师子曰:“身非我有,何吝于头?”


王即挥剑,断尊者首,涌出白乳,冲高数尺。王之右臂,随即堕地,七日而终。师子尊者付婆舍斯多正嗣外,傍出达摩达,四世二十二师。师子遭难时,即中国魏之高贵卿公己卯岁也。


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,罽宾国人。遇师子尊者,显发宿因,密受心印。后适南天,至中印度国,王名迦胜,敬礼供养。时有外道,号无我尊,与尊者论议,互相辩问。如是五十九番,外道杜口无语,立即信伏。正是时,婆舍斯多尊者忽面北合掌,痛哭曰:“我师师子尊者此时遇难,实可伤焉。”即辞王南游达于南天,潜隐山谷。


时彼国王名天胜,迎请供养。王有二子,一子凶恶,一子和柔,长生毛病,尊者即说因果,王释所疑。是时斯多正与王谈论,有咒术师,欲私谋害斯多,即置毒药饭碗中。斯多尊者知而食之,咒术师自反遭祸,继即悔过,投尊者出家,祖即与受具。


后六十年,迦胜国王之子名德胜即位,复信外道,致难于斯多尊者。德胜国王太子不如蜜多进谏王前,请赦出囚,亦招王禁。王问斯多尊者曰:“我国素绝妖讹,师所传者当是何宗?”斯多尊者答曰:“王国昔来,实无邪法。我所得者,即是佛宗。”王曰:“佛灭已千二百年,师从谁得?”斯得尊者曰:“饮光大士亲受佛印,辗转至二十四世师子尊者,我从彼得。”王曰:“予闻师子比丘,不免于刑戮,何能传法后人?”斯多尊者曰:“我师难未起时,密授我信衣法偈,以显师承。”王曰:“其衣何在?”斯多尊者即于囊中取出呈王,王命焚之。五色光腾,薪尽如故。


王即追悔礼忏,幸喜师子尊者真嗣既明,乃赦太子,太子遂求出家。婆舍斯多问太子曰:“汝欲出家,当为何事?”太子曰:“我若出家,不为他事。”婆舍斯多再曰:“不为何事?”太子曰:“不为俗事。”婆舍斯多曰:“当为何事。”太子曰:“当为佛事。”婆舍斯多曰:“太子智慧天至,必诸圣降迹。”即许出家受具。婆舍斯多曰:“吾已衰老,安可久留,汝当善护正法眼藏,普济群有。”听我偈曰:“圣人说知见,当境无是非。我今悟本性,无道亦无理。”


说毕,不如蜜多闻偈,再启祖曰:“法衣宜可传受乎?”祖曰:“此衣恐身遭难,假以证明。汝身无难,衣谨保存,传诸后世。”不如蜜多闻语作礼而退。祖即现诸神变,化火自焚,平地舍利,竟高一尺。德胜王建浮图而秘之。当东晋明帝太宁三年乙酉岁也。


世谤二十四祖师子尊者云:未传法而遭劫难。今将师子尊者前后三世,传法事实,敬谨录出,俾明真相,力免谤者误坠沉沦,否则谤人谤法之大过诚自招也。






禅林网   






公众平台声明








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,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。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,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,如有缺漏,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。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,以尊重著作劳动,否则将被视作侵犯著作权及版权。










 禅 林   chanlin

 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

【微信号】chanlinorg











禅林APP下载

苹果/安卓

苹果版                |               安卓版


首页 - 禅林网 的更多文章: